隨著疫情逐漸穩定,全球主要城市開始準備在下半年重啟經濟活動。雖然目前有變種病毒造成的不確定波動,但大規模的經濟解封是大勢所趨,而隨之引發的通膨議題與資金板塊移動,將是下半年資產配置的重點。

首先要觀察的是,美國曾經在2019年暫停了借款限額或舉債上限到今年的7月31日止,除非立法者在此之前再度提高或暫停借款限額,否則美國可能在8月就會違反債務上限。此議題可大可小,且經歷過多次,我相信這次繼續暫停限額的機會仍高,不會演變成太大的衝擊。

但美國現在通膨越來越高也是事實,五月美國的CPI高達5%、核心CPI則是3.8%,核心個人消費支出物價指數(PCE)甚至達3.4%,創下近30年新高,雖說這是因為去年基期太低的短期現象,但的確也為聯準會提供了一個逐步退場的好理由。

 

全球基期高 波動成常態

我認為聯準會將依據舉債上限及通膨增溫的數據,開始規劃與公布縮減購債金額,如果金融市場反應不大,那麼最快可能在今年底啟動,以每月減少150億至200億美元的規模來看,6至8個月就可將購債規模歸零,那時就是升息循環啟動的明確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