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爆發前,黃寶世每年都會帶著幹部們,飛往美國、加拿大做功課,他從國外取經,再結合台灣飲食習慣變化,不斷改良菜單。黃寶世大笑說,「我們是從早上8點吃到深夜,真的是職業傷害。」

他通常以美國西岸與加拿大溫哥華為據點,「舊金山、加州比較像個大熔爐,對墨西哥、中南美拉丁的東西接受度比較高,口味也比較重、很像台灣。」

疫情爆發前,黃寶世(左)每年都要帶著幹部們,飛往美國、加拿大做功課。

黃寶世說,「通常漢堡一送上來,我們會先拍照、看擺盤,然後主廚再開始拆解、看內容物,接著是採購人員開始查,台灣有沒有相似的原料可以做,例如這個生菜在台灣好不好取得?如果無法,這道菜就會被打槍。通過後,財務人員再來抓成本跟定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