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進會議室,許文憲入座第一件事情不是發言,而是輕摸桌面擦去一般人根本沒注意到的灰塵,「我有非常嚴重的潔癖。」許文憲自嘲:「那是一種病,強迫症,只要一層灰塵就覺得很髒。」

從踏進哈伯精密開始就可以感覺到他的龜毛,迎賓樹外型修剪的整齊乾淨,「這是自己花錢整理的,大里工業區發外包的話,都是碰到電線的剪一剪,我會特別叮嚀不要剪我們的。」曾經因為被誤剪,他氣到找人理論。

辦公室內的東西也得整整齊齊,桌上書籍、雜誌擺放方向都是同一角度,擔任特助的女兒許雅涵也不能輕易亂動,「他的桌子不能動,動了要放回原位,他都會發現。」

哈伯精密廠區的樹木都是許文憲特別花錢請人修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