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卡薩維蒂的《女煞葛洛莉》(1980)和盧貝松的《終極追殺令》(1994)都曾描寫過看似冷漠但深藏不露的主角非自願地保護了被追殺的鄰人,從提供藏身之處到最後為其死命,展現出動人的情誼。陳健朗的處女作《手捲煙》在類似的框架內,訴說著屬於香港的寓言。

主角關超曾是一名華籍英軍,1997年回歸後就被解散,除了少數官階較高者能獲得駐英權,其餘就只能留在香港。2019年的他,身居在龍蛇混雜的重慶大廈,債務壓得他得幫黑幫做掮客賺佣金。

《手捲煙》(Winston)

手捲煙是他以前當差時的嗜好,也是拋不掉的過去。影片隱晦簡略交代了除役後,他曾在金融風暴失去一切,跟他一起在股海翻船而想不開的舊識,是過去的夢魘。而他現在的包袱,則是南亞港人文尼,表哥丟在他那邊的毒品,惹來殺身之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