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2008年吧,有一天,朋友帶我去ANIKI玩,好訝異台灣同志三溫暖居然可以這樣氣派,那一陣子,剛離開建築事務所,自己接案子,知道ANIKI徵人,馬上投了履歷。當時的男朋友說:「你政大畢業,留學美國,好手好腳,為什麼要做這個?」我說這是志業,我要打造台灣最厲害的三溫暖,假使3個月內,沒有擠進核心階層,我就離職。

我從基層人員幹起,櫃檯接待、清潔環境,月薪3萬元。但會主動找事情做,幫公司架雙語網站、核發大鵰卡,客人的老二滿18公分,免費進場。老闆賞識我,閉門會議都會叫上我。後來,我跟朋友合夥,把三溫暖頂下來,我沒賭性,那是我人生做過最大的賭注。三溫暖因為疫情,今年2月結束了,但人生走這樣一遭,就算以後都沒性生活,也很值得了。

我毛髮很多,是某網友的菜,但他不是我的菜,不過2個人在臉書上互動算不錯。有一次,他傳一張照片給我,一個男孩回頭被拍下來的瞬間。我說這誰?他說是他小兒子,我才知原來他離婚,前妻是越南人,2人生了2個兒子,大的30歲,小的國二。我誇小兒子可愛,他半開玩笑說:「喜歡就給你啊。」後來他真的帶小兒子到店裡找我,這孩子在三溫暖交誼廳跟我打招呼,很大方,從那時候開始,我常去他家指導他功課,他寫字端端正正,個性也很穩重。我猜單親爸爸也需要自由吧,帶一個小孩在身邊難免綁手綁腳,國二升國三的暑假,他搬來我家,跟我住了一個夏天。

克拉克與「小兒子」合照, 他說小兒子的頭就靠在他肩膀上,自己的心都被融化了。(克拉克提供)

我當時單身,那幾個月身邊等於多了一個小跟班。有一天,我陪他去三重找他同學,在同學家樓下等,一個路人走過去,又折回來,問我:「請問你是不是那個…」我曾拍裸照上傳社群媒體,在網路小有名氣,未等他說完,就說:「我是。」路人問男孩是誰?我說朋友的小孩,路人啊一聲,說:「我還以為他是你網路約砲對象。」他在旁邊聽了一直笑。

我問他知不知道爸爸喜歡男生?他說知道啊,但他喜歡女生,喜歡鄧紫棋。朋友們知道這小孩的存在,都會腦補一些不堪的情節畫面,但我在三溫暖打公關砲,男人要多少就有多少,我跟他真的不是那樣的關係。應該說網路裸照上的肌肉猛男,是我後天發明出來的形象,內在還是一個幼稚的小鬼。陪他去科學教育館看柯南展、騎車去淡水,我也樂在其中。一個人住,吃東西不定時,但家中有個發育中的孩子,就要張羅三餐。他去打球,我就得準備毛巾、冰水和籃球,載他去河濱公園。他上場打球,我就在場邊滑手機、看星星,心裡很充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