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整理以往的採訪紀錄,看到去蘇格蘭採訪的照片,突然覺得一陣激動,在家悶久了,真想念那時在鄉間小路開車狂飆的自由感,又聽到現在從台灣直飛英國可以免隔離,真想心一橫,買機票飛到蘇格蘭高地,享受那種天寬地闊的舒暢感。

從愛丁堡(Edinburgh)往北到斯貝賽(Speyside),是一片開發度很低的廣袤大地,中間還有一座國家公園。19世紀禁酒令頒發後,許多釀酒人躲進高地的深山老林釀酒,以致於現在名聞世界的酒廠,全都座落在荒僻鄉間,要拜訪酒廠,最好的交通工具就是四輪汽車。

愛丁堡從15世紀開始就是蘇格蘭王國首府,發生過許多戰爭,號稱是地球上鬼魂最多的城市,城中的紀念碑是為紀念小說家Sir Walter Scott。
在蘇格蘭開車可以上山下海,還能搭郵輪直接到各大島嶼。

我很喜歡開車,握著方向盤便感覺天地之大任我遨遊。在距離台灣幾千里的蘇格蘭高地開車,除了要熟悉右駕,還要學會沒有紅綠燈,僅靠辨認圓環出口左右轉的規則。我本以為之前在格拉斯哥(Glasgow)已熟悉過這些功課,這次可以盡情享受駕駛樂趣,沒想到斯貝賽的挑戰在於鄉間小路特別多,酒廠附近幾乎全是4個號碼的超級小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