藻礁公投引發爭議,對許多人而言,中油的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和藻礁形成開發和保育的衝突,最終必有一方必須退讓。但也有長期參與環境運動的環團人士認為,保育和開發,或許並非只能如過去一般對立,仍可能在相互妥協中找到共榮的方法。

「參與NGO21年,過去我也是很不好商量,但是最近這6、7年,有些議題我自己會試著退個半步,或用比較軟性的方式,去跟機關或開發商談,」台灣公民自主發電行動聯盟成員吳仁邦坦言:「我發現不是不能談,一開始大家如果硬碰硬,事就談不下去了。」

從官田水雉保育,到加入台南社大、與地檢署合作檢舉違法工廠及廢棄物傾倒,吳仁邦過去習慣和所謂「開發派」站在對立面。「其實運動策略上,大家一開始就是硬碰硬嘛…美麗灣最後一場環評,就是我跟李根政(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兩個去丟桌子,丟到被警察壓制受傷,在那之前還有反水庫、反國光石化,我們都有參與,可是這八年,覺得很多議題,用那樣的抗爭,有時候不一定就能達陣,像美麗灣,政府就還是硬讓他過。」他感慨地說。而即使「擋下」開發,也不全然是運動使然。「像國光石化,我們都有參與,不算成功,坦白講那就算政治人物為了政治考量,去妥協一些事,我不認為那叫成功。」

在對抗和衝突之外,在與開發者溝通斡旋時,也讓吳仁邦發覺,或許還有第三條路走。「十幾年前我就曾協助廠商不要再排廢棄物或水污染,所以我非常有感,我們處理一些議題的過程,我開始思考,難道我們很多事,都一定還是只能採用抗爭手段嗎?很多抗爭很多時候會變成兩敗俱傷,不一定能妥善解決那個議題,這讓我比較願意冷靜去思考這件事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