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東京奧運開幕式上,中華台北隊身著一套充滿台灣元素的深藍制服入場,服飾上的漆釦為75年老字號光山行製作,那一刻,老店招牌總算再度閃亮。第三代賴信佑很欣慰,不少台灣人因此注意到漆器,不管生意是否因此變好,他希望大家至少可以分清,漆器與油漆,真的完全不同。

台灣漆器發展的濫觴,可追溯到日治時期,光山行第一代賴高山,即賴信佑的爺爺,就讀日人辦理的台中工藝專修學校時,跟著日本老師學漆藝。

第一代賴高山就讀日人辦理的台中工藝專修學校時,跟著日本老師學漆藝。(右2為賴高山,賴信佑提供)

賴高山後以第一名成績畢業後,與其他幾位同學被校長推薦到日本東京藝術大學深造漆畫與油畫,賴信佑回憶,「阿祖賣了棟房子讓他留學,所以他很認真,老師是皇室御用的漆器師河面冬山。」

第一代賴高山是本土漆藝開山祖之一,晚年仍汲汲於創作。

師承日本的賴高山回台後,1946年創立光山行,初期接日本的漆器代工訂單,例如果盒、擺飾,也跳脫日本風格,創作具台灣特色的蓬萊塗,即結合雕刻、鑲嵌或彩繪,以原住民、台灣水果為主題的漆器,為本土漆藝開山祖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