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癮,是社會的鏡像。有壓力,就有逃避,有人選擇強效刺激,有人寧願迷幻自己,靈魂解離。

儘管時代不同,國度各異,毒品總是沿著社會邊緣蔓延傳遞,成為公眾不得不正視的問題。「成癮台灣」系列,將深入探討從古到今,流傳在台灣的各類毒品的生物特性,製造流通的歷史,以及致癮性的生理、心理因素。藉著正視「為什麼有些人需要毒品」這個根本問題,讓我們看清人的脆弱與堅強。

2019年9月,台東達仁村南田村海邊,幾位村民漫步在石灘上。這裡盛產「南田石」,這是一種黑白紋路的鵝卵石,紋路像中國水墨畫的意像,因而深受中國和日本收藏家的喜愛。村民固定到海灘上拾石變賣,9月21日這天,村民在石灘裡見到幾個麻布袋,麻布袋外是寫著肥料廠牌名稱,拆開後發現裡面是沉重的黃白色磚石。他們不曉得,眼前這些不起眼的磚石在黑市的價格比黃金還高,這些磚石套著塑膠封膜,上面還印著雙獅圖案。

海洛因主流使用方式是將粉末溶於液體中,再以針筒注射,易因共用針頭造成HIV傳染。(翻攝Pixabay)

這是名聞世界的「雙獅地球牌」海洛因磚,它們由金三角著名毒梟昆沙家族打出名號。因純度高,在海洛因的世界裡,這個品牌等同品質保證。據當時警方公布的資料,南田村民共尋獲了36塊海洛因磚,警方再循線追查,在屏東縣內埔鄉的一處倉庫裡,再查獲152塊海洛因磚。

這個由林孝道為首的販毒集團,在海上擁有龐大的船隊,這一年經手的海洛因磚共296塊。緝毒刑警透露,這麼大的量,台灣所有的海洛因癮者一整年都吸不完。

林孝道集團只是冰山一角。回顧台灣近20年海洛因的取締量,一路增加,2020年達到最高峰共查獲643.896公斤,往年平均落在100到200公斤。對比如此高的走私量,我們在數個戒癮機構裡,卻發現海洛因成癮者是機構裡的「稀有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