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廖心筠2017年接的案子,整理的地方是一間沒有人氣的老房,傢俱蒙了層灰,陳設從屋主十多年前離世後再沒改變。繡花鞋、旗袍、包包,像是撿拾拼圖片般拾掇被遺留下來的衣物,廖心筠慢慢拼湊出屋主生前的輪廓,猜想她大概是個典雅、有氣質的女人,只是委託者心中的她,有些不同。

委託者是屋主的養女,「她說媽媽是小妾,小時候爸爸如果沒來,就會打她跟姊姊出氣。」委託者成年後就出外工作,按時寄錢,卻再也不願回家,「她覺得媽媽是想要防老才收養她們,一點也不愛二姊妹。」

屋裡有5個衣櫃,塞滿未剪標、未拆包裝的衣物,委託人抱怨母親亂買衣服,廖心筠看見的卻是另一個畫面,「裡頭有很多內褲,從少女到成年人都有,都不是往生者年齡適合穿的,應該是幫女兒買的。我告訴女兒,媽媽很渴望妳們回來,準備好所有日常所需,希望妳們回來什麼都有。」最後整理梳妝台,拉開抽屜,委託人跟她姊姊小時候的照片就在最顯眼的位置。」一瞬間,委託人哭到撕心裂肺,有遺憾、有悔恨,也有釋懷。

廖心筠的一個客戶,養母過世10年後才鼓起勇氣請廖心筠幫忙整理遺物,翻出許多往生者為女兒準備的全新衣物。(廖心筠提供)

「我的工作是替往生者說出最後想要說的訊息。藉由整理看到的東西,找出祂們存在的軌跡、同理祂的心情,傳達給留下來的人。」廖心筠是台灣第一個遺物整理師,不是處理人往生的現場,她的工作是陪著往生者的家人整理留下來的東西。「有些家屬只要看見遺物就暴哭,我做的除了整理東西,也是要整理他的心,讓他們最後只留下2到3樣東西去懷念就好,把空間留給活著的人。」

「來找我的通常都是女兒,要整理的也常是媽媽的東西,可能女生心思比較細膩,如果往生者是爸爸,東西通常都比較少。」第一個委託廖心筠遺物整理的,是個父母離異、從小和母親分開的女人,母親因為癌末,從日本回台,2人朝夕相處3個月後,母親過世,女兒花了3年的時間才累積足夠的勇氣,請廖心筠幫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