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設計出身的鍾全斌,5年前上傳1支繪製人體的教學影片,3天吸引13萬人次瀏覽、1萬則留言,他的職場人生因此改變,被破格延攬至中國廈門醫學院任教。

年少時即鍾情於畫畫的鍾全斌,因父母一句:「考上好大學後再談畫畫。」畫筆一擱6年,直到離家北上念大學才重拾畫筆,卻被大學女友質疑畫畫沒前途而被分手。

雖非美術科班生,鍾全斌只要一筆在手就不停練畫,靠著人體骨骼及肌肉圖,建構出自己獨樹一格的畫風,從設計跨越醫界揚名。

每年寒暑假,鍾全斌都會從廈門返台省親,同時開設藝用解剖學短期課程。我跟他約在高雄的教室採訪,身高近一米八的他,從二幅人體骨骼黑板畫後現身,這個活動黑板很特別,自地面延伸至天花板,他說:「這是我為教學量身訂製,剛好可以畫下與真人等比例的人體骨骼正反面圖。」在粉筆和黑板摩擦的沙沙聲中,他進一步解釋,「黑板上的人體骨骼圖,是大體老師躺在解剖檯上,下刀解剖前的標準姿勢,近似瑜伽的攤屍式。」

鍾全斌開設的藝用解剖學課程,要求學生從無到有同步描繪,下課前老師畫完、學生作品也完成。(鍾全斌提供)

學設計出身的鍾全斌,現任教於中國廈門醫學院基礎醫學部,藉由繪製人體骨骼肌肉、內臟及器官等,用畫筆教導醫學院大一新生解剖。在尚未跨足醫界以前,他曾先後任教於亞洲大學、樹德科技大學等設計學院,教授藝術史、設計史、應用插畫及藝用解剖學等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