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AV女優吳夢夢拍片,缺一個角色,本來是找我旗下藝人,他沒空,結果找上我。沒有性愛戲,就演一個老公,喝醉酒被上司扛回家,躺在沙發上睡死了,老婆和上司在旁邊搞起來,二人器官連結部分離我不到30公分,啪啪啪聲音就在耳邊,還聽到男優說:「欸,妳要我射哪裡?」我心裡吶喊:「射裡面!射裡面!不要拔出來,不然直接就在我臉上欸。」

我今年33歲,是AV演員經紀人,手中男優、女優加起來大概20位。我做過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啦,日文翻譯、賣咖啡豆,17歲參加棒棒堂男孩甄選,和阿緯、威廉同屆,不過後來被刷掉,也演過幾年戲。2011年大學畢業後很茫然,去日本讀語言學校,讀書2年、工作1年;2014年,親戚開公司,承攬韓星演唱會業務,我就回來幫忙。

2017年,我在成人展辦活動,會後在吸菸室抽菸,一旁是日本AV男優和他的經紀人,SOD(日本知名成人影片公司)的,點頭寒暄幾句,經紀人直接問我要不要拍A片?我「啊」了一聲,很錯愕,但隔幾天還是買了機票,飛去日本找他們認識這個產業。19年我辦成人展,找幾個日本女性向AV男優來台灣辦粉絲見面會,如果沒有這層關係,也不會成。也因為這樣,我開始做AV演員經紀。

台灣大小片商加起來20家,大片商1個禮拜拍4到5部,小片商1個月2、3部,加總1個月產量大約60部。人氣女優可以拿到6位數的酬勞,我抽3成。男生就幾千元,比較辛苦,之前有個男優上陣前,問我他頭髮需不需要調整一下?我說沒有人在看頭髮啦,你就是一根屌,不要想太多。不過因為新鮮感的關係,女優1個月至多2到3部,但男生1個禮拜可以2到3部,勤能補拙,只要體力可以負荷,1個月拍個10部左右,還是可以有4、5萬元。我還會到現場幫藝人準備浴袍、毛巾、漱口水、保險套、威而鋼、假精液,藝人怯場,還得幫忙做心理建設:「這麼多人就等你一個,The show must go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