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威宏控股,洪永裕也身兼廣德集團董事長,總部位於大陸東莞,關係企業包括20多家上下游廠,一年生產包袋超過上千萬個,是全球前3大包袋製造業者,年營收最高達新台幣200億元。

洪永裕常常「救」公司,集團旗下20多家公司很多是被他從生死邊緣搶救回來的。他詼諧又犀利地比喻:「很多是在加護病房,通知明天要斷氣的,那種我們也收。像主要代工輕奢精品包的宏盛,我晚3天進去它就倒了。當時負債2,000多萬美元,管理也有問題,我花半年整頓。」

威宏這2、3年開始把精品包產線擴至柬埔寨廠,現在產量已與中國產線並駕齊驅。(洪永裕提供)

願意出手幫重症患者續命、納入麾下,主因是要增加事業體多元性。「企業要做成一顆球,不能是一個面。各個產業鏈都要有,都是一個點,點組成球,受攻擊時比較不容易死。」

讓一間公司從瀕死到恢復健康得先找出主要病因,「我們進去就是要很精確找到下藥的地方。比方說你現在沒有錢,廠商來要錢要不到,生產的料一定會delay給你或者不給你,這樣你交貨就不準,接下來又要賠錢,實際上原因只有一個,就是錢。」

解決錢的問題,靠得是平常經營與銀行的關係,除了長久以來建立的信用當基底,能賺錢也是重點,「我借1,000萬元,銀行知道我可以賺2,000萬元,他就會借。」瀕死企業很多也是組織架構、人事問題,洪永裕不隨意開鍘,「除非已經整個公司都腐爛掉了,才會從總經理到整個廠全部一次殺,但這機率非常小,只有柬埔寨有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