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1日是「國際失智症日」,在失智者群體裡,「年輕型病患」的日子像是被按下倒轉鍵的電影。他們的記憶、語言、判斷等認知功能逐漸被剝奪,最終回到初生之時,一片記憶空白的荒蕪之地。

「我把自己搞丟了。」

張鎮華永遠忘不了接起那通電話時的慌亂。那天他正在授課,電話響起,傳來的是妻子嚴劍琴慌張失措的聲音,「我現在在......快來接我。」所幸在路人的幫助下,張鎮華順利地找回妻子。回家之後,嚴劍琴說,原本要去家裡附近的菜市場買菜,卻不知怎麼走著,忽然迷失了方向。回家的路,突然不像嚴劍琴記憶中的那樣清晰。面對眼前一切陌生的街景,恐懼、驚慌侵吞著她的腦海,就連掛在脖子上的手機也忘了怎麼使用。

這樣的「走失-找回」在張鎮華的印象中,至少發生過3次。

MOD之母確診 年方五十七

8年前,在社會對「年輕型失智症」還不是太了解時,嚴劍琴成了全台灣第一位選擇向大眾公開分享疾病的患者。確診那年,她才57歲。如果失智症是一塊冰山,浮在海上的,往往是高齡失智者的故事,然而暗藏在海平面下的,是那些被忽略的「年輕型失智症」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