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民黨主席日前的選舉最終由朱立倫勝出,這件事對柯文哲未來的政治版圖與事業有很大的影響。如果是張亞中當選,國民黨勢必分裂,那些認為跟著張亞中走鐵定落選的民意代表,為了延續自身的政治生命,一定會另謀出路。在政治光譜上,柯文哲的台灣民眾黨便是一個較為親近的選項,如此一來,柯市長在政治上便前途無量。

事實上,柯文哲從幾年前開始就一直在為這一天做準備。他與綠營漸行漸遠,在言談中流露對民進黨領導階層的極度不屑,刻意營造被綠營圍剿迫害的形象,然後,不管是在台北市政府或民眾黨的用人上,他都往藍色這邊靠攏。在他理想的劇本裡,國民黨不爭氣,全台灣討厭民進黨的最大代言人是他,任何想要把民進黨扳倒的人必須寄望於他身上。

不過,朱立倫當選國民黨主席後,柯文哲的政治算盤恐怕要重新盤算,至少,在短時間之內,他吃下藍色選民的攻勢會暫時受挫。朱立倫不是江啟臣,他在國民黨內的分量,對於鞏固支持者還是有一定成效。尤其是他迅速擺出了戰鬥隊形,掀桌子的掀桌子,走市場的走市場,不管在國會議堂或是罷免陳柏惟的地方選區,我們都可以感受到,這次重新出發的朱立倫,多了分戰鬥的味道。只要國民黨積極戰鬥,而且是有道理、有方向的積極戰鬥,國民黨的支持者就不至於潰散,在這種情況下,柯文哲的政治版圖便很難往藍營擴張。

這就是柯文哲的困境。他的困境反映了台灣藍、綠之外第三勢力的集體困境,他們的成功必須奠立在別人的失敗上。過去這幾年,柯文哲什麼都願意試,也什麼都試過了,就算打臉自己也不在乎,他一下子墨綠,一下子淺藍,一下子去跟中國示好,變來變去,毫無牽掛。在疫情期間,只要民進黨中央規定的,他一律反對,包括質疑戴口罩這件事。就算照做,也要酸言酸語幾句,刷自己的存在感。講白了,他就是一個機會主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