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中共申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台灣立刻跟進,一週後也正式遞件。此事攸關重大,上星期,蔡英文就說,入會大業確實有些政治問題,必須與友好國家共同面對、處理。

多少年來,台灣致力重返國際社會,緊咬牙關,拚了老命,就是要加入各式各樣的國際組織。國際組織種類繁多,性質不同,專業有異,然而,管他什麼性質、什麼專業,台灣加入的首要目的都相同,就是要打出國際能見度,連結國際社會,這次申請加入CPTPP也是一樣。

除了檯面上進出口貿易的得失,檯面下,台灣還得付出額外代價,譬如,要想入會,就得與日本協商開放福島核食進口。這是老問題,日本敲了多少年門,台灣這兒,囿於反核氛圍,始終沒答應拉桌子開談判。現在,為了加入CPTPP,非談不可。負責對外談判的行政院政務委員鄧振中就說,這問題躲不掉。事實上,日本下任首相岸田文雄在競選時,就幾次提到,支持台灣加入CPTPP。岸田這話,不是耶誕老人送禮物,也不是憑空從天上往下撒餡餅,台灣得為此付出代價。

其實,進口福島食品不是不能談,只要訂出輻射量安全標準,開放進口也無妨。問題是,民進黨在野時,反核調子拉得太高,毫無妥協餘地,硬是敲掉了核能四廠。現在,回過頭來與日本談判福島食品,這裡頭,得有個能讓外界聽得進去的說法。當然,民進黨當年反萊豬,去年還是成功開放萊豬進口。可見,開放福島食品並非鐵板一塊,踢騰踢騰,搗蹬搗蹬,硬著頭皮還是能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