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緊找一個無聲的所在,一個會凍喘大氣的所在…」無論林強、侯孝賢或作曲者伍佰,可能都未曾想過,這首〈無聲的所在〉從曲名到整首歌詞,會變成一間實體酒吧,座落在港都,用一杯杯調酒說故事,道心聲,也收留了來往人的寂寞悲歡。

很少能在酒吧中聽見台語歌,或是非動次動次的國語歌樂曲,當「無聲的所在」音響中流出〈挪威森林〉,愛老派台式如我,就知道這裡很對味。酒吧主人莊孟儒(小白)用老歌、電影與生活經驗為酒命名,有酒有故事,讓澄清後的透澈酒液有著深藏不露的精彩。

放置水杯的角落也像一首老歌、一部老電影,光是駐足,便恍若闖進過往時空。
酒吧主人小白是個冷面笑匠,擔當酒的說書人時,卻能讓人被他的故事深深吸引。

小白不斷嘗試各種元素入酒,只是常見的素材、風味之於他好像總是無趣了點。也因此「這款欸海口味」不用海味常客昆布,反而以淡菜殼、滸苔的鹹海風味入雪莉酒,再點上魚油提味。不僅如此,強烈的煙燻味也在酒液碰觸舌尖前畫龍點睛,瞬間彷彿置身於陰天海邊的濃霧瀰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