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兆香萬家老街豬腳老闆娘萬碧霞3歲喪母,當老師的父親1人拉拔5個孩子長大,身為么女的她直言:「從小爸爸就是我的天、我的地。」父親在她23歲那年癌逝,一心渴望有個完整的家,萬碧霞最脆弱無助時,被先生的一封情書打動,信上寫道「你的過去我來不及參與,未來讓我成為你的依靠」,讓她鼓起勇氣嫁來台灣,希望展開全新生活。

「我對母親的印象很淡薄,依稀記得她臨走那晚,江西老家下了場大雪,那時鄉下還是用煤油燈,我們一家人擠在一張大床上,爸爸會把熱水裝進玻璃瓶,大家抱著瓶子取暖,半夜感覺媽媽全身冰涼,一摸才知道人已經走了。」萬碧霞永遠難忘母親走的那一幕。

陸配萬碧霞吃苦耐勞,店內任何大小事她都親力親為。

母親病逝後,哥哥姊姊和親戚都來家裡幫忙處理後事,獨留年記最小的她一人在房間裡,「煤油燈都被拿到客廳,房間烏漆麻黑的,風又忽忽的吹,我非常害怕,很多年我都非常怕黑,一點點動靜就被嚇得宛如驚弓之鳥。」

從小沒有母親的呵護,萬碧霞在求學階段常遭同學欺負,她坦言:「爸爸1個人的薪水要養那麼多孩子根本不夠用,他下班後還要種田,脾氣難免不好,我每天過得很小心翼翼,盡可能做到體貼、善解人意,我很小就會幫爸爸洗衣服、煮飯。」成長過程中,她完全沒有所謂的叛逆期。

滷製豬腳時間長,萬碧霞永遠是全家最晚休息的人,圖為凌晨她在央廚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