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了,想到以前秋天朋友到我家,我很喜歡端出來的一道湯品:松茸蕪菁秋藕煮。我不敢掠美,這是我在洪敏昌董事長家裡喝過的,驚艷之餘,他的夫人很客氣地指點我如何做這碗日本秋物煮。她說湯要極清,蓮藕、蕪菁都要分別煮熟加入湯品中,不能混了味道。湯以柴魚高湯為淡湯底,只有松茸能入湯味。在上桌之前,把另鍋煎香的真鯛魚片浸放在松茸的上面,然後放在客人面前。不要小看這片真鯛,它的香氣與松茸結合,一下子就讓這道熱湯入魂深秋。

我是在《工商時報》主跑工商團體路線時,結識洪敏昌董事長,當時他剛接下工商建研會理事長。那時的三大總會,工商協進會是辜振甫、工總是高清愿、商總則是王又曾。李登輝總統十分看重台灣工商界青年負責人,尤其是電機電器相關新興產業的活力,對於新成立一年的工商建研會青眼有加,特別點名頭角崢嶸的洪敏昌接理事長。

洪敏昌是台灣松下國際集團洪家的三公子,當時他的大哥洪敏隆剛離世,洪敏昌問母親意見。後來洪敏昌告訴我:母親要我認真做好、只做一任、不碰政治。在這三前提下,可以接任。結果,我發現洪敏昌接下的工商建研會生龍活虎一掃氣象。當然,洪敏昌主導的普騰國齊電子,在電視及音響市場也引領風騷。

也因為洪敏昌受到李登輝的重視,常找他到府裡開會,洪敏昌常常被我拜託抄筆記,離開總統府後再一五一十告訴我。他也喜歡和我聊台灣產業發展。有時候打電話,洪董事長尚未回家,我就和夫人聊天,聊什麼呢?大多聊煮菜。

我是個認真的記者(自己說),在李登輝、郝柏村那個年代跑新聞,天天有追不完的新聞,那時候台灣經濟正在飛躍,部長有開不完的會,我打電話到家追新聞,很難剛好逮到首長,但我不會立刻掛電話,往往和夫人聊幾句,除了官場生態外,主要還是聊餐廳、聊煮食。然後,不管部長幾點回家,他的夫人都會提醒他要回裴偉的電話,我一定問得到新聞。這是往事了。

有一天,洪敏昌打電話給我,驚訝我是怎麼做到的,他的夫人要煮菜請我到家吃飯。那時候洪敏昌住仁愛路某段369號,這道湯品就是那天吃到的。洪敏昌是熱情好客的人,我們聽了很多他的收藏唱片後,香氣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