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進黨的陳柏惟上週成了史上第一個被罷免的立法委員。雖然開票過程同意與反對的票數一路緊咬,不過,顏家就是有辦法催出過半的投票率。當罷免同意票數超過法定門檻時,有人高興,有人難過,不管情緒多複雜,一個簡單的政治事實是,一位年輕有活力的台派立委就這樣應聲倒地,倒在全台灣最有勢力的地方派系圈地中。

這場選舉被賦予了太多政治意義,比如說抗中保台的前線,或是什麼找回光榮。這些意義大多穿鑿附會、言過其實。台中第二選區的罷免立委案沒這麼複雜,它從頭到尾就是顏家雄厚的基層實力,打敗一個尚未在基層扎根的政治素人,如此而已。

到目前為止,國民黨專挑那些小黨下手,比如說前時代力量的黃捷、綠黨出身的王浩宇、這次台灣基進的陳柏惟,以及下次最有可能無黨籍的林昶佐。如果民進黨執政真的如同他們講的那麼爛,為什麼他們罷免的對象從來不是民進黨籍的委員?說穿了,他們不敢跟民進黨的大軍正面迎戰。在韓國瑜被罷免之後,該政黨只想找個情緒出口,讓他們的支持者有一種報仇的快感。

這就是整場罷免案最荒謬的部分。執政的是民進黨,被罷免的卻是小黨。沒有人可以說清楚這是什麼道理,不過,事情就是這樣發生了。看到這種現象,有些人忙著檢討罷免制度,認為是聖人及左膠禍害台灣。有人則開始檢討蔡英文的民進黨戰略錯誤,誤判情勢。突然之間,我們最引以為傲的民主,在陳柏惟被罷免那一天,卻變成了一個極為危險而脆弱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