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27歲的許伊妃,16歲即入行,已服務上千名亡者和家屬,她表面上照顧亡者,實則是為生者療傷。採訪這天在殯儀館,她牽起一名8歲小男孩的手:「我陪你去看奶奶舒舒服服洗澡好嗎?」指的是帶她去看修復師為奶奶的遺體淨身。會不會擔心過程對小孩來說太震撼?「我們會陪在旁邊,遞衛生紙,握著他手,跟他說明整個流程,」如果有人害怕遺體、不想看怎麼辦?「也可以阿,我會先問他願不願分享,為什麼不想參加?」

許伊妃稱生者觀看遺體淨身、化妝的大小殮過程為「遺族療癒」:「看到遺體是確認悲傷、死亡事實的重要階段。」死亡何以療癒?「為什麼活人要去看遺體,就是讓他知道死亡是需要面對的,我就是看很多,你只能看到你爸你媽,都不好好面對,以後自己碰到,只會更痛更遺憾而已。」

入行10年,她早已嫻熟各式傳統告別禮俗,卻不強迫自己服務的家屬必須照單全收。「小時候參加奶奶的告別式,我跪到不想跪,其他表姊妹就很生氣…那時候我並沒有覺得溫馨,也沒有空間學習死亡是什麼,只記得家人都在吵架,」她苦笑:「這些繁瑣的儀式沒有安撫我們家屬的心靈,反而造成紛爭,並不適合我們家。」

也因此,只要家屬需要,凡事都能變通,告別式可依亡者和家人意願客製,前一場由她主導的告別式,告別式上以鮮花替代紙蓮花,不見花山牌位,全是和家屬在亡者生前共同討論的結果:「家人在準備過程就開始學習怎麼面對,所以很能接受爺爺離開,奶奶還先選好遺照、指定要跟爺爺住雙穴(指塔位在一起),一般人聽到奶奶這樣說,一定會說奶奶不需要啦、呷百二啦,但我就會說好,奶奶交待的,我都會記得。」

殯葬業者鍾權相說,許伊妃做的事業界罕見:「 其實家屬一直有類似需求,但傳統殯葬業只會給制式契約,走標準流程,一般也不太願意砍掉商品(儀式)、犧牲自己的利潤。」他觀察近期一場告別式,許伊妃主動請久居海外的家人錄製影片、感謝在台灣照顧父母的親友,「一般告別式播影片,只會播往生者的照片,她就是要讓還在世的人更知道彼此的重要性…她的領悟力很強,能在短時間發現家屬都沒說出來的事,然後做得很深入。」

前陣子,她送走一名退伍老兵,禮俗雖規定夫妻不能相送,但她仍帶奶奶上山晉塔。「如果死掉的人有不滿,也只能等他做夢告訴我,可是家屬在我眼前,現在就在痛苦遺憾,我只想要家屬好。」她認真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