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孟宏首從女性視角出發,大疫之年的鬼影幢幢,氛圍懾人。

劇情描述一對母女因女兒同學確診而必須居家隔離,朝夕相處的日子讓她們摩擦更甚,母親也因為生活重心傾斜,陷入悲傷往事的糾結。隨母親情緒越來越低落,女兒努力想把家撐持住,但持續浮現的怪事,將兩人推到將崩塌的臨界點。

鍾孟宏無疑是當前台灣電影最重要的作者之一,《瀑布》延續了他一貫凝凍、疏離,無處不透著富有人性洞察的創作筆觸。電影多數時間將場景限縮在單樓層家屋與兩個人之間的互動,在壓迫感之下不斷逼近人內心最深處的掛念,那份窒息感相當過癮。

《瀑布》電影海報。

電影從開場即有戴口罩、確診、隔離等疫情設定,原本驚喜於竟已有一部片將這兩年的極端處境帶入敘事,然而,這個設定到底沒有真的發揮作用。疫情所帶來的幽閉和人際關係重整,並未對情節做出更多隱喻;另外,「瀑布」的初始意象很深刻,但並未將之極大化,留下懸念,都是可惜之處。

《瀑布》有很多精心籌設的細節,要以一個表面上簡單的故事對接往都會生活各種艱難和荒謬,但這個精巧有時會做過頭而顯得略微刻意,不過仍成功提示諸多題目,為觀眾帶來感觸和重新檢視的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