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1978年進入環保局,直到今天出去執勤,裝備一定是連身雨衣。早年下水道,雨水、汙水沒有分流,化糞池的東西全混在裡面,死豬、死貓、死狗,甚至還有颱風天沖到山溝的車,無奇不有,靠山多蜂窩、毒蛇,溝渠底下有深有淺,不小心也容易滑倒。

工作第一天,我就趴在溝渠,裡面低矮,鐵桶沒辦法提,只能弄倒,把淤泥撥、撥、撥,撥滿再拉出來,那個味道,讓人反胃,至少2、3天吃不下飯。工作把身體搞得一身臭,還不能回家,想跟路邊店家借水洗,人家也不借你。納莉颱風,台北淹大水,學校、捷運地下街、大樓全需要我們搶救,我8天7夜沒回家,家裡停電停水,只能靠老婆。

馬英九在台北市市長任內,溝渠隊曾因淹水問題被研考會列管,為了向長官說明,淹水不是溝渠沒清造成,我們把整本台北市地圖撕下,影印放大,再拼接成畫報去簡報,一次就算了,二次、三次、四次呢?如果我們在一線的觀察,可以用電腦繪製出來,給它排水方向、給它顏色,以後上面忽然問哪裡為何積水,我一張圖給他,區域排水系統很快一目了然,不是很好嗎?

潘秋林不只是查溝達人,還花了7年,用Excel繪圖工具、文字大師, 土法煉鋼完成台北市民大道以北的地下水道圖資。(潘秋林提供)

我40多歲學電腦,從開機、關機開始,光搞清楚怎麼列印、文件怎麼編排就很困難,清溝渠還比較簡單。工作、家庭環境不允許我去學繪圖軟體,我就土法煉鋼,將Google Maps的地圖剪下來,貼到Excel,再用繪圖工具一條一條描,還參考日治時代瑠公圳跟七星農田水利會的圖資,每天上班、下班,只要有空就做,花了7年,終於整理好。

小時候家裡務農,除草我一定除乾淨。出社會,我開毛衣代工廠,專做外銷日本毛衣,歐美線誤差2英吋也交貨,日本是一件衣服頂多差0.5英吋,整理台北市下水道地圖,我也是靠這股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