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裔第一代移民的女兒吳弭(Michelle Wu)當選波士頓市長,改寫波士頓200年來的市長都是白人男性的傳統,「台灣人在美國政壇出頭天」的驕傲令人振奮,重溫了王建民在大聯盟球場勝投的快感。

但是,吳弭能夠勝選波士頓市長,除了她祖父母跟著國民黨逃到台灣、父母再移民美國之外,就跟台灣沒啥關係了。她在競選期間,以普通話錄製了拉票影片放在YouTube等串流媒體,可以聽出她很努力用老外的腔調說生澀的華語,內容都是波士頓的市政相關,字幕也是繁體與簡體並陳,吳弭就是美國人,硬扯她與台灣的連結,意義不大。

吳弭真正值得我們仔細觀察研究的,是她「左派女」崛起的政治與經濟意義。波士頓為美國最古老的都市之一,清教徒移民美洲大陸的發源地,將近500年來是美國政治中心、製造業重鎮、頂尖教育殿堂、近年生物科技與人工智慧大爆發,波士頓依舊是美國創新的先鋒。歷久彌新、永遠站在美國尖端的波士頓,幾百年來都是傳統老白男主導的天下,如今選出新移民的亞裔女性做市長,這是美國除舊布新、老幹新枝、勇於擁抱改變的又一次逆齡回春術。

吳弭能夠異軍突起,當然是她擁有優異的學經歷與奮戰不懈的動能,她的家庭故事引人落淚,帶著襁褓中的嬰兒在市議會問政的畫面,更傳達勇敢母親的強烈形象,但是這樣的年輕女性在職場中到處都有,吳弭勝出最重要的關鍵,是獲得麻州參議員伊莉莎白.華倫(Elizabeth Warren)的強力背書,華倫是拜登總統勝選的大功臣,民主黨一整個世代的女性政治領袖崛起的共同領袖,這一群「民主黨進步派」高舉「社會正義」的左派大旗,最優先的政策是族群平權、社會福利、對弱勢者的照顧與補貼,還有對勞工福利的大幅加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