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必勝接受本刊專訪,先談緋聞風波,再談抗疫工作。談緋聞時,玉必勝的太太尤香玉就坐在一旁,眼神多半放在記者後方的牆壁,或者低頭看自己的手,一張臉藏在口罩後,如她所說的,私領域不需和不認識的人交待,她的表情,不必也不願留給外界更多解讀空間。

聊防疫工作,我們詢問尤香玉是否需要到其他會議室休息,她說:「我可以一起聽啊。我也是醫療人員,我也想聽。」從頭到尾沒有為先生緋聞多做解釋的她,談到工作,卻多次為先生專業上的成就彷彿一夕間化為烏有感到不甘。

疫情無假期,抗疫也是,近2年時間,同在醫療體系工作的夫妻理解彼此,也諒解彼此。緋聞爆出後,王必勝遭外界質疑在上班時間處理私事,是否請假?尤香玉就說:「講到請假的事…像我們家有個傢俱壞了,我們也是都找不到什麼時間,直到一個下午,我也請假他也請假,才去把那東西給買了。他工作的時間很模糊,一直在接電話,哪裡又有確診,哪一些人要調檢疫所…常常大家吃飯吃到一半,都聽他在接電話…(他工作的)時間真的很長。」

她又舉例說明,去年她生日,全家吃飯,「王必勝很高興地說他要付錢請客,結果就接到電話,磐石艦(敦睦遠航訓練支隊群聚感染)的事情,磐石艦第一個晚上,我們吃飯吃到一半,他接到電話就衝出去了。最後我們3個吃完之後,我就默默結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