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走入時光隧道,在梅艷芳的歌聲與身影中耽入回憶。

梅艷芳跌宕起伏的40年傳奇人生,本就戲劇化有如電影,這部同名傳記作品搬演巨星生平。從她四歲在荔園登台、參加歌唱比賽一鳴驚人,到轟動亞洲卻無疾而終的戀情、轉戰影視且橫掃性地拿下佳績,再到人紅是非多的掌摑事件、為家族遺傳疾病所苦、不顧健康仍堅持投身公益,直到生命最後一刻仍選擇獻給舞台。

電影《梅艷芳》捨不得忽略任何階段,人生跑馬燈讓歌迷影迷重新溫習梅艷芳每時期的風采,但作為一部劇情片,最大的敗筆或也在這份不捨裁減。

講皇后合唱團主唱佛萊迪墨裘瑞的《波希米亞狂想曲》、從童星到歌手和演員的茱蒂嘉蘭《茱蒂》,和此刻正在院線上映的《史賓賽》相討論會更為清晰:《史賓賽》只取黛妃生命中幾天,安排虛構情節,集中又強烈地將人物從形象到處境刻畫得鮮明淋漓。書寫一名人物,越是流水帳式全盤保留,或許反而越讓電影失去個性,無法烙印給觀眾關於此人物之獨一無二。

《寒戰》系列導演梁樂民擔任編劇導演的《梅艷芳》是有企圖心的,除寫梅艷芳,也要寫從風起雲湧的七、八〇年代到千禧年初的香港;美術指導出身的梁樂民,確保了電影有絕不馬虎的場景還原度,多場歌唱表演和經典舞台造型,以及演藝圈幕前幕後的人情牽動,讓歌迷有被推入過往時空的激動,很可惜這些段落未有餘裕作更多發酵。

王丹妮對梅艷芳年輕時的神韻捕捉得比預期好,但無法撐出天后時期的氣場;《幻愛》劉俊謙所飾演的張國榮戲分不少,但氣質實在差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