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歐洲再度爆發疫情之後,傳染力更強的南非變種病毒Omicron在許多國家被發現,包括比利時、以色列及香港等。這樣的訊息,也從上週五的亞洲股市,一路蔓延到歐洲與美國市場。

在我們與新冠病毒相處了近2年,而全球資產在這段期間不斷創下歷史新高後,為什麼資本市場的反應會如此激烈呢?

我認為,最大的差異在於,現在的經濟環境正處在高通膨與寬鬆貨幣即將退場的時點。若因疫情再起而暫緩緊縮貨幣,通膨問題與資產泡沫可能會變得更為嚴重;但若此際繼續緊縮貨幣,那麼,要是疫情失去控制,實體經濟與金融泡沫破滅可能會演變成一場危機。

 

油價下跌 緩解通膨

現在的資本市場正面對這樣的兩難抉擇。比較可能的演變方向會是什麼?我認為,變種病毒實質上並不一定會構成嚴重影響,畢竟過去也曾出現多種變種病毒,目前全世界的疫苗施打率逐漸提升,防疫的觀念與措施更為落實。也因此,變種病毒對於實體經濟的影響應只是暫時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