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人多離開官場一年半,唯一自我認同是社會學家。中年學者回歸校園,有時被學生嗆、有時被朋友罵中二、幼稚,他不以為意。其實他曾有的中二志向是「打倒國民黨」,近期卻在課間拋出問題,問同學能不能給國民黨建設性的建議;他信仰馬克思、相信資本主義對人性的扭曲,卻在海基會祕書長任內積極投入台商服務業務,甚至,如今為了書寫台商,正準備赴中做研究,即使機會看似渺茫。

社會學家既現實又天真,他自陳:可以活得分裂,但不至於崩潰。他認為台灣人是矛盾的群體,「我們活得一點都不從容。我們常常在糾結當中。我們最好不要越過那條線。我們高興得剛剛好就好。這種矛盾有他可愛的地方。可是,你要知道矛盾根源是什麼。」

姚人多拎著運動飲料閃進教室,背包隨意一放,開口就問台下何謂權力的三個向度?報以他的是一陣客氣的沉默。「欸哈囉?Ladies and gentlemen?你們都忘記了嗎?」課堂依然無聲。「欸,不要這麼冷漠嘛,」姚人多不放棄,轉身在黑板寫下「Power」,背上一片圓圓汗漬。

他上課從不點名,這天卻漫不經心問同學:「啊你朋友今天怎麼沒來?」同學答,快來了,他教了幾段,淡淡嘆:「哦,我愈來愈像補習班老師。」他身上幾枚標籤,大抵不脫文青、左膠云云,即使回到清大社會系任教,還不時自嘲任教於塔綠班訓練營,專製造魯蛇與社會亂源。

 

社會學家 操刀小英文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