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高二,記得那天晚上十點多,我已經睡著了,左邊的床突然陷下去,原本以為是媽媽來幫我蓋被子,下一秒卻感覺一隻手伸進棉被,在我的胸部游走,我不敢睜開眼睛,身體一直閃躲,結果手又往下伸進內褲裡。我差點叫出來,趕快抓緊棉被忍住,畢竟媽媽滿喜歡這個男朋友,如果叫出來,我怕她又要孤單一個人了。

媽媽在教會認識這個男朋友。她誇叔叔聰明又有才華,會彈鋼琴,又常帶她出去玩。原本我也覺得終於有人可以照顧媽媽,沒想到是渣男。我鼓足勇氣告訴媽媽,她卻說人家是基督徒,不可能做這種事!後來,叔叔承認有摸我,但媽媽沒有報警,嘴巴上說不會再聯絡,卻還是看到她房間有刮鬍刀,對方送的烏克麗麗也留在家裡,大概還是想要人陪吧。

我2歲時爸媽離婚,媽媽個性懶散,工作累了就換,陸續交過3、4個男朋友,只想靠男人生活。媽媽帶我搬家十幾次,我交不到朋友,每天坐在陽台哭,為什麼別人都有爸爸,放學可以跟家人吃飯,我卻都是一個人,那時超想跳樓的。

是阿姨讓我活下來。阿姨跟姨丈把我當自己女兒,看我手長腳長,鼓勵我當舞者,每週從基隆開車送我到台北上舞蹈課,搬新家也特地為我留房間。大學畢業後,我原本想去阿姨開的瑜伽教室上班,她卻要我多歷練,不要想著靠別人,於是我先去連鎖健身房上班,從櫃台做起,薪水只有3萬元,天天加班,堅持了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