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小玉朱玉宸從2020年7月開始經營「台灣網紅挖面群組」,其利用AI Deepfake(深度偽造)技術,將100多名女性公眾人物的臉「移植」到色情片女優身上,販售非法影片盈利高達千萬元。本刊在今年5月即以調查報導〈臉被偷走之後:無法可管的數位性暴力?台灣Deepfake事件獨家調查〉獨家揭露此群組中的數位性暴力犯罪。

5個月後,10月17日刑事局破獲此案,破案後,我們加入一個多達40人的受害者群組,陪同受害者報案、尋求後續法律協助。現行法規為何無法有效制裁小玉及群組中的其他加害者?受害女性如何組織起來?在挺身報案的過程中,她們為何無法像其他性暴力受害人受到制度保護?臉拿回來之前,路還不見盡頭,她們有果決、有猶豫,也還有恐懼。

小玉經營的群組公告停留在10月15日,彼時他剛完成一支多達41人集資、金額12,700元的網紅「換臉」影片。2天後警方破案,新聞延燒,群組訂閱人數一路驟降,少1,000人、2,000人⋯有人擔心犯法退群,卻也有人忙著備份,留下來的群組成員互相提醒著:「上車沒犯法啊,只要沒有散布影片,在台灣安全得很。」

 

結伴互助 一起結束惡夢

與此同時,另一個群組也正在備份。這是受害人之一的高雄市議員黃捷與幾名實況圈、網紅受害者建立的群組,她們決定蒐證向小玉提告。幾天內,成員從10多人增加到40多人,她們在記事本仔細寫下報案流程,互相提醒要準備的資料。她們工作繁忙,四散台灣各地,但都特別空下幾個日子準備結伴報案。身為台灣第一起破案的深偽換臉受害者,她們想一起結束這場惡夢。

10月25日,遭到換臉的立委高嘉瑜(中)、高雄市議員黃捷(右)開記者會、承諾推動修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