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我在飛機上看《蟻人》,超級英雄穿緊身衣超性感,看著看著就勃起。或者應該說,我迷戀的是男主角戴上面具變身這件事,小六看《哆拉A夢》,大雄套進布偶裝,變成小夫或胖虎的情節總是讓我很亢奮,大概是我太想變成另外一個人了吧。

小時候看過一本書叫《如何當一個有禮貌的小孩》,我想受歡迎,按書上所講的,常常把「請、謝謝、對不起」掛嘴邊,連挖完鼻孔,手不小心碰到別人,都會九十度鞠躬,誠心誠意地道歉,說:「對不起,我手不乾淨,碰到你了。」但同學反而覺得我是怪胎。國中想挽回形象,積極展現開朗樂觀的一面,老師在課堂上講笑話,故意笑很大聲、笑很久,但反而更被討厭了,有一天我到學校,發現桌椅被同學搬到走廊上。因為被霸凌、被忽視,我會故意說我暗戀誰誰誰,讓同學拿來嘲笑,因為我好享受那種被別人討論的感覺噢。

大三我去美國打工度假,在賣場入手第一件萊卡緊身衣,穿上它,用當初霸凌我的男孩名字在網路上發表照片,也就擁有了另外一個人格。當兵的時候,有一次放假穿著它,彷彿是《名偵探柯南》裡的黑衣人一樣,跑去Commander D(同志酒吧)的膠衣派對。

膠衣讓企鵝(左)擁有許多性經驗,但他後來發現把性當成求愛的手段,注定徒勞無功。

當天,有個戴橡膠頭套的人形犬好可愛,大家包圍著他、撫摸他,我也順勢上前去擁抱他,我穿的是萊卡緊身衣,但他穿的是更有質感的橡膠衣,那觸感好光滑,像嬰兒皮膚,我想,如果穿上一樣的衣服,一樣跪在地上,我會一樣受歡迎嗎?出社會開始賺錢,入手了一系列的橡膠頭套和衣服,我是真心喜歡穿上膠衣的感覺,整個人徹底被物質化,像是一個玩具;在橡膠衣裡面那種束縛的感覺,像是被緊緊擁抱,又像木乃伊,得到永生的身體。

踏入膠衣圈,這圈子有所謂的男神,大家都說他很帥,我就學他怎麼發文,怎麼拍照片。我太容易受人影響,模仿喜歡的人的一舉一動,學他的笑聲,一學就改不回來。後來吸引到一個男生來接近我,聊著聊著才知道他男友就是膠衣男神,他想知道男友到底在想什麼,所以跑來接近我,我跟他上床,當小三好有快感,又是男神的代替品,優越感跟虛榮心就更強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