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上「元宇宙」熱門概念。母體從這裡開始。

1999年《駭客任務》、2002年《駭客任務:重裝上陣》、2003年《駭客任務完結篇:最後戰役》,當年的華卓斯基兄弟用這系列展現了對現實與未來的視野,20年後世界遽變,重啟《駭客任務:復活》成為對三部曲的重新檢視。

電影開始時,湯瑪斯安德森好端端活著,他是頂尖的遊戲設計師,因「駭客任務」線上遊戲大獲成功,正在籌備續集。討厭的主管、騎重機的咖啡店人妻和心理醫生的黑貓,都是他遊戲角色的靈感原型。尼歐/湯瑪斯、莫斐斯和崔妮蒂對三部曲種種毫無記憶,但面前的全新身分卻也並不安穩,再次有場橫跨不同介面的戰爭即將展開。

當正熱映的《蜘蛛人:無家日》打開多重宇宙連上前面七部,一同在新戰場征戰,《駭客任務:復活》之於之前三部曲,則更像是《脫稿玩家》裡設計師現實與遊戲介面邊界被打開的拉扯。電影收進大量過去畫面,但賦予其新內涵,甚至用重演的方式創造某種似曾相識、本質卻已變遷的漂移感。

《駭客任務:復活》的動作場面沒少過,簡直像是穿梭母體版《捍衛任務》、打破第四面牆的幽默很有趣,為爽片或懷舊而來或不至於失望,但獨力執導的拉娜華卓斯基心中有更大、更概念性的企圖,電影多少是有距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