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月前,監察委員王幼玲通報家暴,不久,她將28歲獨子送到八里療養院,暫時安置。兒子沒有精神疾病,只是中度自閉症患者。

這是拿下濾鏡後的另一種自閉症樣貌,音樂、繪畫、算術天才的童話之外,是家屬們難以開口的筋疲力竭。光是這幾年,有家長帶著自閉兒燒炭,有自閉兒在照護機構被毆打致死。這個世人尚不熟悉的疾病,如何在不被汙名下受到正視?兩難的鋼索上,是無數家庭的搖搖欲墜。

「那天的情形,是兒子又忽然推我先生,我先生也失控了,拿枕頭蒙他,說要跟他同歸於盡。」王幼玲的回憶沒有一點修圖,真實得令人心驚。

王幼玲與丈夫如今每週六到八里療養院探視兒子。

 

我的手已經被兒子推斷過兩次

「又」推,因為不是第一次了,頻率不高,但就難在偶爾,王幼玲說,永遠無法預料兒子何時推人,身高180公分的兒子力氣極大,雖無意傷人,卻總推得父母猝不及防之下摔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