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牙齒不好,10年前就掉到只剩上排幾顆,植牙要九十幾萬元,只好做下排全口假牙,開始找假牙黏著劑,不然沒辦法吹小喇叭。

我高中參加樂隊,第一次吹小喇叭就愛上,聲音很震撼,吹的樣子又帥。畢業時,把爸爸給我報考大學的錢花掉了,沒去考,朋友找我加入歌舞團,負責小喇叭,全台灣到處表演,很有趣味。歌舞團的女孩子很開放,常常穿薄紗,我才18歲很不習慣,可是很高興,交了女朋友。我初中也交過女朋友,那時很呆,跟女朋友躺在床上不知道要幹嘛,一直講話。

李益壽(中)高中時加入樂隊,他原本是田徑校隊,體能甚好,吹起小喇叭也肺活量極佳。(李益壽提供)

退伍後我去汽車修理廠,後來自己開店,賺很多,可是8年後被倒債一百多萬元,當時一棟透天厝也才一百多萬元。那時還有《票據法》,我好擔心被抓去關,到處籌錢。朋友找我去舞廳吹小喇叭,就去了,那時候只要你技術好,1個月能賺十幾萬元。那幾年不太順,我老婆還迷上簽大家樂,最後把房子都輸掉,我離婚,帶2個小孩租房子。

我拚命吹小喇叭,除了舞廳還接晚會、喪事,每天只睡3小時。其實除了賺錢,也是為了紓壓,演奏時要專心把曲吹好,滿腦子只有譜,根本沒時間想有的沒的,心情不好時我也會到公園去練小喇叭,再鬱卒的事,小喇叭一吹就忘了。

就這樣在台中的舞廳待了快30年,待過快10家。來跳舞的客人裡,有些喜歡音樂,休息時會來跟我們聊音樂,還有客人送我一個吹嘴。舞廳也有風險,早年治安差,有時候會有人來開槍,幸好都是警告,朝天花板或牆壁開,還有一個人叫所有人先蹲下來,他的烏茲槍掃射時才不會打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