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怪手把祖厝屋頂挖一個洞時,我衝進正廳,老婆、兒子也跟著我,我跪著哭著向祖先拜別,心裡想,我沒能拯救祖厝,乾脆全家一起埋葬在這裡好了,是大兒子拉我,我才離開。

我們家族到我是第28代,祖厝京兆堂有128年歷史。讀國中時,爸爸在祖厝旁的透天厝前立了二尊銅像,一尊是曾祖父宋崇玉,一尊是背柴小孩子,他想提醒後代,做人要飲水思源,要負薪求學、立志做大事。爸爸7歲沒父親,是曾祖父帶大,環境不好沒能多讀書,只好當警察,他的堂兄弟、大伯都是老師,所以他期望兒子們能上大學,當個讀書人。

宋鴻喬小時候常陪著父親,在曾祖父銅像旁泡茶聊天。

3個哥哥都沒念大學,所以爸爸對老么的我期望很深,但我叛逆愛玩,高中念半年就不念,還留長髮、玩機車改管,爸爸很失望,罵我變壞就別回家了;我15歲離家出走,當水電工、搬運工,直到當兵時爸爸中風,我才回家。

算是想完成父親的期望,30歲結婚後我回頭讀高職、二專,從不蹺課,有一次老婆打電話說要生了,我說:「還有1小時就放學,等等吧。」我成績都是第1名,拿全勤獎、縣長獎畢業,每次收到成績單跟獎狀,我會拿給爸爸看,他雖然中風不能說話,但眼神充滿笑意。

10年前爸爸過世後,家族長輩們曾討論祖厝該怎麼維護,也覺得祖厝可以當古蹟保存,但沒人知道該怎麼做,政府也沒幫忙。去年1月,家族長輩將土地持分賣給建商,又跟建商協議規劃蓋新建案,打算拆掉祖厝,我想,祖厝有這麼豐富的文化歷史,是後代子孫能飲水思源的地方,如果是爸爸,一定會反對拆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