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業法》修法從2016年開始,中間經歷多次立院會期及亞泥礦權展延爭議,幾經波折,今年2月18日,礦務局再次公佈《礦業法》修法草案,其中雖刪去所謂「霸王條款」(即業者展限如被駁回,政府需要補償業者損失;及業者可在未經地主同意下使用土地),在原民諮商同意部分,卻僅要求一次性投票,意即部落一旦同意、業者即取得無限期的授權。

草案公布後,民進黨立委洪申翰、伍麗華等人即召開記者會,批評諮商同意若不設期限,恐導致礦權業者一再申請,形同把責任丟給部落、原民會和業者,造成撕裂及衝突,是只有「做半套」的修法。

礦務局副局長周國棟解釋,之所以不設計諮商同意期限,是為保留空間,讓原住民自己和業者討論,「原住民比較知道要多久、內容怎樣具體,這樣設計,對他們比較有利。」

「諮商同意不能是祖先同意、後代都沒機會表達意見,」地球公民基金會花東山林組主任黃靖庭說,目前台灣社會仍在學習如何進行「事先、充分、自由、知情」的諮商同意,政府需積極介入、確保兩造資訊對等;企業需尊重與等待;部落則需找到方法凝聚共識、與企業談判。若接下來《礦業法》修法仍允許諮商同意無期限,恐對原民部落造成難以回復的長遠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