妝髮的時候,偌大空間裡是黃姵嘉的笑聲。拍攝時,她總是在攝影師的指令下活躍調整,給出更多。那是她的習慣,能量很滿、熱情很多,若有一絲冷場的預兆⋯她往往後發先至,像打地鼠,把冷場的可能性都消滅。

這樣一個怕冷場的人,不甘於演出僅只是性感倔強,或是一個嗆辣的女子。從黃姵嘉拿下金鐘之時,就想試試精神病患或是殺人魔的角色,卻還沒演到,「是我看起來太陽光了嗎?」她說。這同時她大笑,又捏掐走另一個冷場的可能性。

我以為,文字記者跟攝影記者應該是最怕冷場的人。所以拍照時我們往往習慣放著音樂,冷場時至少有音樂聲響巧妙抹掩乾澀。但黃姵嘉竟然比我們還怕冷場,現場都是她的笑聲,她承認,「我很怕尷尬,怕現場冷。」

拿過金鐘獎最佳女主角的黃姵嘉,為飾演上班族,在下班時段的捷運裡田野調查:「哇!感覺上班好像真的很累!大家都很疲累。」

陽光系女子 黃姵嘉

1988年7月29日生。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舞蹈學系畢。2012年以電影《寶米恰恰》入圍第49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獎。2018年以《台北歌手》獲得第53屆金鐘獎戲劇節目女主角獎。2020年演出《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後開啟普遍知名度。與莫子儀主演的電影《該死的阿修羅》已於3月11日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