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時過長、薪資不漲,記者一職曾數次被評為最糟糕職業,十幾年來歷經主流媒體停刊、大批裁員,又被推向更窘迫的境地。能見度高的主播能華麗轉身當公關、當發言人,但衝第一線或連名字都沒露出過的基層媒體從業人員,不做新聞,還能做什麼?

雖然網友常譏笑「小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專業媒體人的養成其實並不容易。我們採訪到3位曾經的同業,拚搏多年,卻因大環境劇變不得不轉職。卸下媒體光環、從頭開始很辛苦,但待過變動極大的媒體,也沒什麼不能適應的了。

上午10點半,邱雯敏(小八)掛著耳機邊聽音樂變看著自己整理的教課筆記,為稍後的飛輪課進行準備。自從當了有氧教練,她耳機幾乎沒拿下來過,隨時都在聽電音、嗨歌,一有空檔就猛盯手機看影片背課程,「要在每個動作前就先下指令,不背到滾瓜爛熟怎麼行。」

這堂「飛躍騎肌」是飛輪結合啞鈴、彈力繩,50分鐘課程裡變換10次音樂,隨著音樂愈來快、愈來愈嗨,小八喊著「Yes!GoGo!你可以的!」帶大家站著騎,彷彿要奮力騎上陡坡。

在飛輪教室裡,小八(右)為初次上課的學生細心解說飛輪的使用方式。

老鳥記者找到上升產業 變身有氧教練

  • 邱雯敏(小八),38歲
  • 學歷:政大新聞系
  • 媒體資歷:《中國時報》美食記者10年;《壹週刊》美旅組主任2年,月薪6萬元
  • 現職:World Gym有氧教練,月入4萬元
  • 轉職心法:心隨境轉、隨遇而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