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書法家陳世憲嗜酒,落筆前要喝,寫完更要喝。喜愛他的鄉親父老都說他像李白,但其實李白是詩有名,跟書法關係不大。這就像陳世憲的書法跟「傳統書法」一樣,關係也不大。

陳世憲寫台灣的故事、地名,將故鄉風光人情融進字形象,開創了在地的獨特風格。他用蓮色寫「白河」2字,「關廟」底下長長的波浪2撇,是關廟麵也是關公鬍子。在他的創作裡,書法可以不用是唐詩宋詞,有了鄉親的故事當地基,誰還管李白是誰?

彰化溪湖一間羊肉爐店裡,書法家陳世憲正與幾位好友飲酒談樂。他招手叫來年邁的老闆娘,問:「妳有啥物故事通講予我聽無?」老闆娘坐在他身旁,害羞地講起自己的愛情故事。周圍人聲吵雜,陳世憲聽著,頭越低越靠近,看起來就像個聽阿嬤訓話的孩子。

 

寫鄉土 酒精萃取庶民美學

聽完故事,陳世憲乾掉杯裡最後的酒,站起身從背包裡拿出一袋顏料與毛筆。有人吆喝:「來喔,飲完李白欲寫字了喔。」陳世憲嘻皮笑臉地反駁:「我李黑啦。」本來還顧著喝酒的眾人,像被下了指令的新兵瞬間站起,裝水的裝水,整理桌子的整理桌子。所有人安靜地看著陳世憲鋪紙、調顏料,像極了六合彩盛行時,信徒在等乩童寫明牌的場景。

他下筆了,嘴裡隨著節奏發出呼氣的聲音,墨色狂放飛舞,一氣呵成。眾人鼓起掌來,唯有老闆娘走上前去,看了作品後問:「這字是寫啥物?」陳世憲大笑起來,隨即解釋:「因為妳講妳先生較早脾氣毋好,希望伊莫生氣,莫和妳冤家,我就寫莫生氣三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