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總統陳水扁在第一任總統期間,非常喜歡親近媒體,他定期與媒體總編輯下鄕,我當時是《壹週刊》總編輯,也是阿扁邀請的對象。有一次在屏東某漁業養殖所,阿扁特別請我和他一起吃早餐,同桌的官員只有總統府秘書長邱義仁。阿扁聊著聊著忽然說:「我應該不會成為你的封面,邱義仁比較有條件吧。」我聞言認真回答:「緋聞機會可能不大,但若是弊案,隨時可以成為封面人物。」話說完沒有幾年,阿扁因為國務機要費成為《壹週刊》封面人物,更因為洗錢案,做了《壹週刊》連續20期封面,史無前例。

我之前在臉書上寫李登輝國安密帳始末,前總統陳水扁留言:「我事先不知道,知道後是把將近40億元的國安密帳全部繳庫。」在《壹週刊》報導國安密帳後,阿扁總統確實將國安密帳繳交國庫,但國家仍有祕密外交需要進行,所以總統府另編國務機要費,這是國務機要費的濫觴。

2006年6月22日,阿扁爆出國務機要費涉不法疑雲,由高檢署查黑中心負責調查。2006年8月12日,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發起倒扁政治運動,9月9日百萬紅衫軍聚集凱達格蘭大道,要求阿扁下台。

我為什麼詳述這段歷史?因為紅衫軍行動太震撼,阿扁的親人有點擔心,所以移動了資金,被艾格蒙盯上,所以衍生了後來的海外洗錢事件。這也成了《壹週刊》2008年的代表作。

記得2007年的秋天,我和謝忠良在開封街添財日本料理吃飯。那時候新聞全繞著阿扁家族的國務機要費,謝忠良悄悄地告訴我他收到訊息,想要開始查阿扁收受獻金洗錢的事,目前訊息很微弱,要花點時間查清楚。

記得那天我們特別吃了添財的蛋包飯。謝忠良的母親以前經營錢莊,生意做得很大,無暇顧及小孩子的三餐,所以拿錢給紅玉小館包餐。謝忠良高中每天下課就到小舘子,一碟煎魚、一盤青菜、一個蛋包飯,數年如一日。每次我們到添財,謝忠良總會請大師傅做一份蛋包飯。他青春記憶中的蛋包飯。飯是炒過番茄醬,紅通通的炒飯。3顆蛋加鮮奶油入鍋炒到極嫩,放在炒飯上用刀劃開,讓蛋包覆在飯上,這就是謝忠良念念不忘的蛋包飯。大廚做出來後,我們一人一半分而食之。我本來想多問他母親的事,謝忠良把話題轉到阿扁身上,我們都知道,環繞阿扁的國務機要費及洗錢案的暴雨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