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這行超過30年,取名『化石先生』不過分吧!」今年52歲的蕭語富,19歲到德國學化石清修,處理過數萬種化石,也經手數不清的隕石與礦石,「很多時候我們是拿命去換。」

聽他聊著「尋寶」過程,刺激又有趣,「早上5點起床,開車到產地,晚上11、2點才睡,有時挖到東西太興奮,一直討論到凌晨。」挖掘地點常是荒郊野外,化石露頭現蹤,表示土質鬆軟,「車開一開不小心就掉下去,常常卡在路中央。」大多時候,自己挖掘的時間效益划不來,他得跟礦工交易。膽大是入行的必備條件。

「像我們去巴西,巴西人是直接拿槍搶,過去都要請保鑣。有一次我問那邊的台商朋友,有誰被搶過嗎?他們說你應該問誰沒被搶過。」蕭語富後來身上都會換五十美元讓人搶得到,「不然會被打啊!」

在東南亞遇到的是明知是假貨,也得掏錢的窘境,「要去買木化石,去了一家店,翻譯說一定要去其他幾家,不然大家回不去。進去另一家,東西都假的,那個老闆很兇!瞪著我,還拿刀,翻譯說多少捧場一下,不然大家回不去。」

這30多年來,他印象最深的「作品」是17年前清修世界唯一懷孕竊蛋龍化石。「在美國私人土地挖到化石是可以買賣的,我們有夥伴會幫忙找、買地挖掘,我們負責清修。那次是跟朋友換原料(含化石的沉積岩),就像驚喜包,不知道開出來是什麼。」沒料到開出大獎,他依骨骼相對位置判斷出是一隻母恐龍,一對蛋還在肚子裡,「大部分清修師會把骨骼全部拆解再復原,但那隻一定要把蛋保存在肚子裡,不能拉出來。我打電話給研究人員,三個月後論文就發表在《Science》。」

17年前蕭語富清修出世界唯一懷孕竊蛋龍化石,提供給研究人員,三個月後論文就發表在《Science》雜誌上。(蕭語富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