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晚上沒事做,吳念真就讀起書來,他的書很多,多到有時他自己都忘了有沒有看過。「拿下來發覺有摺痕,那表示真的看過了,可是,為什麼不太記得?就開始看,看了40頁的時候,啊,我記得了,又把他放回去。」他讀得入迷,常常讀到半夜2點,才驚覺太晚該睡覺了。

他開始寫小說是大學一年級的時候,那是24歲,在精神醫院的圖書館半工半讀,投稿發現稿費比1個月的薪水還多,因此寫起了小說。

他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讀大人的書,他讀的國小是分校,本校的老師們因為從本校到分校要走1小時,有時乾脆就住在學校,也因此辦公室放了許多老師們的讀物,吳念真因此能常常借書來看。「所以我小學就看文壇,有些新詩不知道在寫三小,看不懂,簡單的小說就看得懂。」

才國小的他,常常看小說看到哭。「我們老師就說我奇葩。」許多小說故事,經過了60年他仍然印象深刻。故事是這樣的:小女生的母親過世了,爸爸再娶,後母對小女生很不好,因此村子裡的私塾老師安排小女生到私塾工作,也順便上課,有一天私塾老師出了個對子:「月色」,問那小女生,小女生對:「雲癡」,覺得自己對得不好,立刻害羞地跑掉。後來老師告訴小女生對得很好,小女生很開心,晚上睡前想起了母親,就唱起一首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