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晚吳念真看了《行過地獄之路》這本書,裡頭的外科醫生,在二戰中目睹過許多死亡,到了70歲回憶人生時,「他突然冒出一句話,我看到這一段忽然笑出來,意思是說,人生這輩子好像是在為滿足別人而活著,然後他要做的事情,對他來講都是壓力。」

「都是壓力。」吳念真重複講了2次,他自己總在時間壓力下做事,很有共鳴。「因為要滿足別人,所以他拚命去做,然後他竟然把這些壓力,美其名為:『責任』。」他說這些都跟自己內心的抱怨是接近的,但又隨即吐槽自己,「其實有時候想想,沒有你,事情還是照常在運轉,沒那麼厲害啦。」但又說:「可是有些事情你沒扛下來做,你說不定不快樂,說不定愧疚、罪惡感。」

做了做不好,不快樂,沒做也會不快樂,他內心常常處在這種輪迴裡。

身為礦工之子,父親、大弟、大妹都以自殺結束自己的生命,這些事對於吳念真是苦痛的。問他可曾想過跟過去做個告別?「怎麼告別呢?你生命的軌跡就是這樣,人的一生就是所有事情的總集合,沒辦法做告別。我只會把他忘記,比如我不喜歡的東西,我會忘記,或是說,那件事情對我來說有遺憾、沒成就感,我會忘記。」但因為幫大弟收屍,大弟遺容印刻腦海裡,大弟的孩子跟他聯絡,例如要他看臉書某一篇文章時,他腦海都會浮現大弟的遺容,這是他想忘也忘不掉的,只能等時間讓這些記憶變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