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前我們採訪吳念真,當時他不笑,跟廣告不一樣。音樂舞台劇《再會吧!北投》記者會上,他右手貼在唇上,仍在為昨夜寫了又刪的劇本焦慮,直到老朋友李永豐脫口一句「靠北」,他才有了笑容。

他身邊的人都知道他總是一臉憂鬱死樣子,所以習慣兩句、三句地虧他。麥克風傳遞,換綠光劇團團長羅北安說話,先講吳念真很辛苦,每次事情都讓他扛,「不過他的掙扎大家也不用太認真,他自己想做。」話沒說完,吳念真就對他比了個中指。

記者會結束,吳念真立刻到綠光劇團接受我們採訪,嘴裡還嚼著檳榔。「每次跟李永豐在一起都會吃一下,他就常常吃,上次還有人送他這麼大一包。」他比了一個真的很大包的手勢,檳榔渣吐掉,劇團助理隨即送上一杯咖啡、兩顆止痛藥。

當時67歲的吳念真,曾經浴室跌倒一度病危。他記憶力極好,說故事時總能把人拉進現場,但病危的過程,他只記得當晚沒吃飯,睡前看書也喝了點酒,到半夜兩點,太太聽到他摔倒的聲音,叫了救護車,他執拗不願就醫,拖到早上起床,發現鼻孔鮮血流不停,兒子開車送他去醫院,昏迷中他只聽見一句話,「病危通知單什麼的。」再醒來,人已躺在加護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