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楊祐寧的作品繁多,從影集到電影,即使不是主角,就見他把非核心角色打磨發亮,又再一次寬廣了自己的戲路。而,當他實際上是一個幸福的爸爸時,他要怎麼在內心膨脹出一個落魄而無望的男子呢?其實這又回到演員的本質了,如何使用落葉飛花,一個念頭何以能被扭轉、以之塑造角色。楊祐寧談著的,正是一個職業表演者如何面對工作,各種流動中他不慌亂,每一個人生的遭遇與碰觸,他都能夠借力再使力。

之前幾次與楊祐寧約訪問時,他都希望能搭配一個劇中演員。原本我不明白為什麼,直到有一次看到他與章廣辰一起受訪的影片,大概就懂了。獨自受訪時,他必須一再與楊祐寧自身這一角色直球對決。但有另一個人在場,就像是演戲的對手,來回之間,他可以扮演主導的主持人,或在對話中創造喜感,這些都柔和了直球來的時候,速度似乎可以慢下來。

演戲是個體力活 楊祐寧

1982年8月30日生。2004年以電影《十七歲的天空》獲第41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在中國大陸的電視劇《都挺好》《流金歲月》為流量之作,近期討論作品除《華燈初上》,還有侯孝賢監製、黃熙導演的台劇《良辰吉時》,該劇在CATCHPLAY+影音平台、HBO頻道及HBO GO上架。

 

最幸福時 刻意放大另外一面

這幾年來,楊祐寧工作機會與運氣都很好,而他也承認,這種高壓讓他進步很多,能更快掌握工作節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