洶湧的疫情中,當世界多數國家選擇與病毒共存,中國依然嚴把防疫關口,堅持清零政策。今年初春,上海疫情升溫,換來更嚴格的封控措施,3月底至今,2,500萬市民足不出戶,日復一日的核酸檢測、物資匱乏,日日上演搶菜大戲、強硬將輕症、無症狀感染者送進方艙的鐵腕隔離政策,面對解封之日遙遙無期,網路世界裡充斥著憤怒…

日前網路流傳1則《四月之聲》6分鐘短片,匯集市民對日常生活不便和就醫困難的控訴,影片隨即被官方刪除。4月上海封城的聲音是什麼心聲?本刊採訪9個上海市民,有人靠著可樂與鄰居以物易物、有人網路讀太多負面新聞,身心狀況變差,得牢牢鎖上窗子,以免自己跳下去、有人懂了反送中香港人的心情、有人對這大城市有信心,有人想移民…9個上海隔離故事各自不同,唯一相似的是小市民引以為傲的「歲月靜好的小資情調」已不復存在,極權下的輿論控制,這城市裡沒有安好,只有靜默,掩耳到(清)零。

可口可樂是強勢貨幣

宋先生 40歲 徐匯區 台幹

3月才帶著老婆跟孩子到上海工作,沒想到一來就碰到封城。3月底,本來還可以叫外送、下樓拿快遞,不會擔心沒得吃。但4月初,不能下樓,只能待在家,小區只能由熱心的鄰居當志願者,穿著防護衣,走到小區外拿貨,再挨家挨戶分送。

事發突然,食物沒準備太多,牛奶、蔬菜都吃完了,肉沒了,蛋沒了,油呀、米呀也沒了,凡事只能靠團購。這時物價漲了3倍,5樣水果要人民幣199元(約新台幣889元),而且有錢還不一定買得到。蔬菜的超市網購只開放早上6點跟晚上8點半2個結帳時段,我每天早上5點起床,選菜放入購物車,到了5點五59分,瘋狂點手機,6點一到,結帳頁面只剩一樣,其他都被搶光了,沒辦法啊,因為跟你一起搶菜競購的,是全上海2,500萬人。

中國政府不是沒有配送物資來,但分配很有問題,同事收到3次,我只收到一次,裡頭的醬醃鴨肉還是臭掉的,不敢吃,只能忍痛丟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