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神明開光儀式進行至一段落,薛熒源站在戲棚前,與2位樂師、兒子薛翊揚各自分工,有人搭戲台,有的則從箱子裡拿出懸絲傀儡掛在架上,仔細脫下包覆在戲偶臉上與身上的頭巾。南台灣正中午艷陽高照,戲尚未開演,眾人臉上早已滲出點點汗水。

「阮今日演的,攏會擲筊讓神明挑選。」薛熒源虔誠點香祝禱,緊接著第一場《狀元回府》登台,他一人身兼口白、唱曲與操偶,左右手各持一尊懸絲傀儡,雙手拉動30多條絲線,讓狀元郎帥氣騎馬登場,又與夫人彎腰謝天,手一揮一抬、眼波流轉間,喜怒哀樂全懸於一線。至最後一場《童子戲球》,童子透過絲線的拉動全場飛奔甩球、劈腿頂球,眾人看得紛紛鼓掌叫好。

薛熒源說喜慶類的宗教演出內容,大多為酬神,小孩子觀看不受影響。

但為何傀儡戲偶上場前,臉部都必須用頭巾包住?「把你的臉矇著,會看得到路嗎?這樣晚上才不會到處亂跑啊。」見我們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薛熒源忍不住哈哈大笑說,「當然是騙人的啊,用頭巾包住,純粹是保護戲偶。」

事實上,過往民間流傳,孕婦與孩童不能看的傀儡戲,以及傀儡戲師傅傳子不傳女等規矩與迷信禁忌,使得傀儡戲始終包著一層神祕的魔幻面紗。他解釋,因為戲偶是靠臉吃飯的,「戲偶收在戲箱內會碰撞,臉不能有汙損或落漆,所以要包起來保護它。像傀儡的衣服是刺繡的,也要用披風罩著,才不會勾到。」

傀儡戲在演出前,戲偶必須以頭巾包覆臉部,避免碰撞、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