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台灣,每天早上藥局的門口總是排滿要買快篩的民眾。這幅景象似曾相識,2年多前,疫情剛爆發的時候,口罩缺貨,大家也是像今天這樣,排著隊耐心地等待。一樣的排隊場景,民眾的心情跟感受卻大大不同。2年多前買口罩的時候,民眾多半是感到心急而無奈,畢竟疫情來得急又快,誰也沒有準備。不過,今天的感覺已經不只是無奈,而是抱怨、憤怒與不耐。

如果說這些抱怨的民眾是巨嬰,那未免也太過苛責。Omicron的大流行並不是從台灣開始,之前許多國家的例子擺在眼前了,可是蔡政府好像沒有學到任何教訓,更不用說對於疫情的爆發進行沙盤推演或實際演練了。

種種跡象顯示,2年多來,那個讓我們放心的政府的確沒有做好準備。由於快篩的缺乏,民眾身體有可疑症狀,第一個反應是打電話去詢問,無奈疑似確診的人太多,求助的電話根本打不進去,於是就衝去醫院,到了醫院看到的更是兵荒馬亂。想想那些幼童,他們1劑疫苗都沒打過,家長心裡的焦慮跟恐懼可想而知。蔡政府2年多來洋洋得意的「超前部署」到此正式破功,人民再也不會相信這4個字了。

當然,政府吹牛皮絕不是民進黨政府的專利,不過,這一次超前部署的破功卻帶來了防疫政策的混亂。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權威的受損代表地方諸侯們的機會,尤其是選舉到了,遣辭用字格外灑狗血,台北市副市長黃珊珊前幾天語帶哽咽地「棄守說」,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