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恐怖片《孵魔》是女導演漢娜貝格瓊的長片處女作。沒有殘樓陰風,邪教咒怨,有的只是一個整齊明亮的幸福家庭。至少,這是母親在YouTube展現的形象。

 

這天他們照常在鏡頭前曬完美的時候,一隻烏鴉闖進客廳搗毀了易碎品,直到女兒用塊布溫柔制伏了它,但母親卻接著扭斷鳥脖子,教女兒丟到有機廚餘桶裡。這隻生命力過於頑強的鳥,卻間接讓女兒發現了一顆蛋,出於罪惡或好奇,她悉心照料這個尚未成形的生命。

溫和到近乎懦弱的父親和處處作對的弟弟,都不是推動敘事的主力。母女才是關鍵。對青春期的女兒而言,完美主義的母親是讓她又愛又懼的壓力來源。從母親腿上的疤,到她對女兒的體操表現比教練還要來得嚴格,顯然把未盡的夢想強灌給下一代。這種複製及變質,從母親對女兒,變成女兒和蛋的關係。只是前者以愛來包裝,後者卻不可告人,當它破繭而出,便是黑暗慾望具體成型的時候。

比較令我吃驚的是當母親的「不完美」被女兒發現,竟然可以大氣不喘地強迫女兒守密,甚至當作母女同盟的象徵。不過這都沒有母親終於卸下優雅的假面狠狠說出「我多麼希望妳起碼能讓我快樂」來得傷人。北歐對性觀念的開放是一回事,自私自利的情勒才是真正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