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雞和名將左宗棠無關,是名廚彭長貴創意的料理,後來廣為流傳,也成為「彭園」的招牌菜。台灣警界非常愛彭園,我第一次吃彭廚的左宗棠雞,就是和警界高層聚會。那時候彭長貴還會神釆奕奕地出來和大家寒暄。警界高層人事變化不大,彭園後來已由彭長貴的二兒子彭鐵誠接手。他仍是和大家寒暄談菜,不過少了他父親的自信。

2013年,《壹週刊》掌握訊息,長期掌控警政大權的警政署長王卓鈞,接受金錶賄賂並接受性招待。這對當時已有好一陣子鬧獨家荒的《壹週刊》來說是天降甘霖。星期二截稿日,我們討論完題目,一面落版,一面求證當事人。

第一通電話打給著名的娛樂經紀人邱瓈寬,主要是不動聲色請問最近幾年王卓鈞生日都在哪裡過的?邱瓈寬回說:「去年在國賓飯店,前兩年在彩蝶宴的彭園會館。」沒有在與警界友好的陳姓商人招待所辦生日宴嗎?「沒有啊!去年中秋節在陳姓商人招待所烤肉是有。沒在那裡辦過生日。」那寬姐是全程參與還是中途有離開?邱瓈寬說:「署長的宴會,我一定坐到最後,怎麼也不會早走啊。」

之所以問邱瓈寬,是因為消息來源指出,陳姓商人多年來都靠王卓鈞罩護。去年在北投的招待所替王卓鈞過生日,王卓鈞的老婆小孩都出席,陳姓商人當場送了王卓鈞一支價值600萬元的金錶。邱瓈寬是王卓鈞的乾妺妹,也參加了那次生日宴,只不過早走,沒等到贈錶儀式。消息來源對於時間、地點、人員指證歷歷,真是詳細的爆料。不過被指出有參加生日宴的邱瓈寬,在查證時卻說不曾在陳姓商人招待所辦生日宴,她也沒早走,已經有點差誤。

因為要做版,所以又問消息來源金錶的樣式。對方說:「我只負責領錢,另外有人買錶,我沒看過這支錶。」所以陳姓商人要打點關係送金錶,有好多人經手,好多人知情,一點也不私密。

更重要的訊息是王卓鈞接受性招待,是他安排的,時間、地點、旅館、房間號碼都有。他說:「王卓鈞和另一個基層警察一人一間。」警政署長願意和另一位基層警察一起召妓,實在令人匪夷所思。不過,每個人各有癖好,也不宜多想。只是《壹週刊》記者實地調查,旅館並無此房間號碼。當然號碼有可能記錯。但召妓時間,消息來源非常肯定。